外贸企业一段时间以来面临的成本压力有望得到更切实的政策帮助。6月10日,商务部外贸司负责人表示,商务部高度关注外贸企业在原材料价格、汇率波动、海运运费等方面面临的困难挑战,将持续会同地方和相关部门综合施策,推动解决。这是自上周四以来,商务部第二次就这一问题表态。

去年下半年以来,原材料价格上涨,汇率波动较大、海运物流不畅等困难和挑战一直困扰外贸企业。仅从近期来看,国际集装箱海运价格不断攀升,特别在5月中旬再度大幅上涨,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中国出口集装箱综合运价指数5月平均值较4月上涨15.0%,月末较月初上涨10.7%。人民币中间价在5月底创下三年来新高,破6.4关口。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受国际原油、铁矿石、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国内需求稳定恢复,我国工业品价格继续上涨。5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上涨9.0%,涨幅比上月扩大2.2个百分点,创下2008年10月以来的新高。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当前原材料价格、汇率波动、海运运费等带来的成本压力对出口的影响已经逐渐显现。5月新出口订单指数较上月下降2.1个百分点至48.3%,下滑至景气区间以下。5月外贸数据也表现出增长势头逐渐减缓。

“这轮成本冲击所带来的影响不容忽视。”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在出席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第27期研讨会时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海运运费大幅上升、人民币升值叠加部分行业劳动力紧缺影响下,出口部门企业成本压力较大,需要重点关注。

一些上市公司已经积极应对。百洋股份表示,公司目前出口价格与一季度相比有所提高,但受海运费及船期影响订单交付量不及预期,部分订单已与客户达成延期交付安排。二季度出口业务仍面临汇率变化、海运费和原料价格调整等不确定的外部因素,公司会积极研判市场风险,减少上述不确定因素对公司出口业务的影响。奥特佳表示,公司正在通过采购、上下游价格谈判等方式尽力化解压力,降低对公司业绩的影响。乐歌股份表示,将积极通过降本增效、外汇套期保值、择机锁定船运价格等措施来减少上述不利因素对公司的影响。

部分企业化解成本压力的过程并不顺畅。永冠新材表示,公司具备通过分批多次提价的方式逐步将价格波动传导至下游客户的能力。但受疫情影响,国际海运价格普遍上涨,海外客户进口成本大幅上升,为维护好客户的长期业务合作关系,公司将拉长本轮涨价实施的周期,预计本轮原料涨价短期内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合作中,公司与客户在较固定的时间窗口进行调价磋商。根据不同客户,调价周期自6个月至1年不等,以1年为主。公司依照主要产品市场价格及生产测算成本确定销售价格。当原材料或者胶带产品市场价格出现大幅变动时,公司根据原材料及胶带产品市场价格的变动与客户协商调整后续订单销售价格。公司能够将原材料价格剧烈波动的影响传导至下游,但销售价格调整存在时滞。客户主要依据当地市场的终端定价、运费、汇率等因素确定其愿意接受的采购价格。当终端市场受其他产品或因素剧烈冲击,运费、汇率大幅变动时,客户也会提出价格调整的要求。

政策如何加力提效?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将持续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工作,积极推进进口多元化,加强国际合作,构建互利共赢的大宗商品稳定贸易渠道。同时,加强部门协作,在保障运力、加强运价监管等方面,继续加大工作力度。还将进一步推进“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降低企业成本,采取切实的、有针对性的措施,支持各类外贸企业特别是中小微外贸企业稳定经营、健康发展。

白明认为,解决当前外贸企业遇到的成本问题,既要充分依靠市场力量,政策也要保持稳定性、连续性,要切实落地。在推进进口多元化方面,可以通过扩大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网络,推动市场多元化,也可以加大对外投资力度,建立海外生产基地。在应对集装箱海运价格高企方面,要着眼解决运力不平衡和集装箱、船员不足的问题。而出台新的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政策可能性不大。

连平则表示,金融还应进一步加大力度,有针对性地支持中小企业。建议进一步延长对于中小企业的金融支持政策的期限至明年上半年或者更长。